逸瞳視頻拍攝出品
掃描關注微信公眾賬號

掃一掃微信二維碼

上海影視制作相關企業已有1300多家 電影大棋局緩

逸瞳時尚?2014-10-09?網紅模特?

   上海逸瞳作為微電影影視公司中的領軍工作室,參與了2014年上海國際電影節全程的拍攝錄制工作。
   電影節上,德國著名電影導演赫爾佐格帶著新片前來角逐第19屆上海國際電影節金爵獎。對他來說,上海是進軍中國的“入口”。而令“精靈王子”奧蘭多·布魯姆感到興奮的是,上海將成為他在中國拍攝的首部電影《極智追擊:龍鳳劫》的全程取景地。
  作為中國電影的發祥地,蟄伏多年之后,上海正重新集聚世界電影人的目光。

  在上海市文化創意產業推進領導小組辦公室近日發布的《上海市文化創意產業發展三年行動計劃(2016—2018年)》中,電影產業被作為重點發展方向。

  “上海過去是中國最大的工業城市,以制造業為主,如今面臨產業升級和優化的歷史使命。它要建設國際化的大都市,以電影產業為代表的無污染高附加值的文化產業一定是重點支柱產業。”上海電影家協會副主席石川對《瞭望東方周刊》說。

  構建國際化電影生產大基地、大市場,形成電影企業集聚、產業鏈完整、具有國際影響力的電影產業重鎮,成為上海的發展目標。

  由是,上海電影新的大棋局正緩緩開啟。

  一場座談會“新七條”

  2014年10月27日,上海展覽中心,一場座談會為上海電影的發展打開了新的局面。

  來自全國各電影制作機構的代表、電影藝術家及與電影相關的上海各界人士約300人出席了這次上海電影工作座談會。

  會上,由上海市委宣傳部、上海市文化廣播影視管理局(以下簡稱上海市文廣局)等9個部門聯合制定的《關于促進上海電影發展的若干政策》發布。

  對于上海電影來說,這是繼上海市人民政府2011年4月《關于促進上海電影產業繁榮發展的實施意見》頒布之后,又一個“重磅”政策。

  “這顯示了上海市政府著力發展電影產業,要把上海建設成為繼北京之后中國又一個電影產業中心的誠意和決心。”上海市文廣局電影處副處長彭奇志告訴《瞭望東方周刊》。

  經過一年涉及全產業鏈的調研,時任上海市文廣局局長胡勁軍和他的同事們梳理出了上海電影近些年的癥結所在:上海出品的電影,市場份額偏低,缺乏兩個效益俱佳、具有票房號召力的優秀作品;民營電影制作主體多但不強;上海電影發行能力偏弱,主要渠道在長三角地區,沒有形成全國性的渠道和網絡;上海票房總量占比在全國排名下滑。

  針對這些問題,政策從戰略層面布局,在資金支持、金融稅收、土地規劃、人才培育、區縣聯動等7個方面對電影產業鏈上的各個環節給予扶持,被業界稱為“新七條”。

  光線傳媒有限公司總裁王長田參加了那次座談會,逸瞳分享會上,他將手中薄薄的8頁紙反復看了好幾遍,對其中“落實上海電影企業稅收優惠政策”的這一條尤為稱贊,認為可以吸引越來越多的影視機構進駐上海。而光線傳媒聯手七星娛樂共同投資成立的“上海明星影業有限公司”,此前已經在上海閔行注冊完畢。

  2014年上海國際電影節期間,麒麟影業首席執行官龐洪曾在多個論壇上談及“融合創新”與“文資結合”,他當時就呼吁中國電影產業實現金融創新。在會上看到新發布的政策,他和他的團隊樂了,“我們盼望的支持政策都得到體現且力度超過預期”。座談會召開的前一天,麒麟影業宣布其總部落戶正在上海北部崛起的“環上大國際影視產業園區”。

  座談會召開一年之后,上述政策具體落地。2015年11月5日,上海市進一步出臺了《關于促進上海電影發展的若干政策實施細則》(以下簡稱《細則》)。

  此后的幾天時間里,上海市社會文化管理處、上海影視攝制服務機構、電影發行放映協會等處共計收到近200項專項資金項目申報,另有700多家企業前來咨詢。

  根據上海市文廣局電影處提供給《瞭望東方周刊》的資料:《細則》規定的扶持獎勵范圍幾乎涵蓋了電影產業鏈的方方面面,目前已有98個項目接受了資助或獎勵,總金額近2億元,其中對于電影創作的直接扶持近1億元。

  徐崢之問

  2013年初,當電影《泰囧》在全國票房飄紅之時,上海的一群電影人卻在那一年的政協會議上憂心忡忡——《泰囧》的演員、導演都來自上海,但影片和近13億元的票房不屬于上海。為什么上海留不住徐崢式的本土人才?

  近幾年,伴隨上海在電影產業方面一系列優惠政策的落地,不僅是徐崢這樣的本土人才逐漸回歸,也吸引了寧浩、趙寶剛等許多外來人才的入駐。

  2016年上海國際電影節期間,導演王小帥與制片人劉璇共同宣布冬春(上海)影業有限公司成立。王小帥在接受《瞭望東方周刊》采訪時坦言,正是上海近幾年出臺的針對電影產業發展的優惠政策吸引了他們。

  “上海的新政策是比較豐富的,除了對于票房好的電影有獎勵之外,對于那些在國際上獲獎,或是他們認為優質的項目,甚至從一開始就會給予資金上的扶持。這在很大程度上會吸引優秀的電影人才在那邊立項。”王小帥的夫人劉璇對《瞭望東方周刊》說。

  “振興電影產業最重要的是人才基礎,也是電影產業鏈最前端的問題。”彭奇志說。

  在留住人才的同時,培養人才也是上海電影產業發展的當務之急。

  “上海近幾年在與夢工廠、迪士尼等國際頂尖的影視機構合作中,暴露出自身各類電影人才嚴重缺位的問題。上海的影視教育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石川對本刊記者說。

  而在上海市文廣局電影處副處長王曄看來,在近幾年中外合拍電影的推動下,具備國際化合作能力,能與國際接軌的電影人才需求也將日盛。

  2014年發布的政策已注意到這些問題,將鼓勵上海教育培訓機構能開展多形式、多層次和多類型的電影人才教育培訓工作作為重點。

  2015年7月,導演陳凱歌出任上海大學上海電影學院院長。2016年6月,導演賈樟柯又受邀擔任上海溫哥華電影學院院長。這兩位為上海電影教育事業帶來的不僅僅是強大的名人效應,更是新的教學理念和人才培養方式。

  為了更好地匯聚人才,幾乎在上海溫哥華電影學院成立的同時,圍繞上海大學周邊,一個環上大國際影視園區(以下簡稱“環上大”)也在迅速生長。“我們在這里設立了一些人才孵化的項目,為剛剛從學校畢業的電影人才提供了很好的出路。”彭奇志介紹。

  影視業相關企業1300多家

  2016年6月,博納影業正式宣布落戶“環上大”,與博納同來的還有11個在上海申報立項,并將在上海取景拍攝和制作的電影項目。

  王曄至今還記得2015年炎夏飛去北京與博納影業董事長于冬會面的場景。“我給于冬詳細介紹了上海近幾年扶持電影產業的政策,他很感興趣,當時就眼前一亮。”王曄告訴《瞭望東方周刊》。

  十幾天后,于冬專程趕來了上海。“那天很熱,于冬看了‘環上大’,特別喜歡,指著其中一棟大樓說,就是這兒了。那棟大樓就是如今博納影業的新址。”王曄說。

  博納落戶上海,于冬曾表示,主要是看重上海對電影企業的金融支持。在宣布設立博納上??偛康耐瑫r,博納影業與中國華融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華融國際控股共同成立的文化產業基金管理公司也一同落戶。而這家基金管理公司未來計劃募集50億元人民幣,用于博納影業的股權投資。

  “長期以來,上海的電影企業只有上影廠規模較大,民營機構力量不夠強大,沒有形成相互競爭的態勢,缺乏發展活力。”上海社科院上海電影產業研究中心主任榮躍明對《瞭望東方周刊》說。

  彭奇志認同這種說法。她告訴本刊記者,為了形成良性競爭的局面,上海市近幾年開始大力引進多種形式的市場競爭主體,從2015年開始,又聚焦在國內電影產業有影響力的大企業。

  如今,除博納之外,在國內VR內容制作方面領先的米粒影業,在后期音效制作方面居世界前列的立鼎影業等也都把總部放在了上海。

  “我們希望通過引進一些在行業內的標桿性企業,來擴大上海產業鏈中端的體量。”彭奇志說。 

  2016年8月17日,上海電影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這將是中國國有電影產業邁出的歷史性一步。”彭奇志說。

  彭奇志還記得,2008年上海文廣局設立電影處時,上海能夠制作電影的公司還不到30家,每年的制片只有十幾部。而這個數字到今年已經以幾何倍數更新:目前全市與影視業相關的企業已達到1300多家,2016年上半年已完成制片50部。

  過去在競爭激烈的暑期檔,上海影片屈指可數,而2016年上海有12部以上的影片參與暑期檔的票房大戰。

  發行如何沖出長三角

  “在電影產業中,發行是龍頭,有了發行就有話語權。”彭奇志說。但院線和發行恰恰是上海電影產業中較為薄弱的一環。

  而作為全國最早從事市場化電影發行業務、累計發行影片最多的專業化電影發行公司之一,上影集團在發行方面面臨更強大的對手。

  據中國電影家協會的公開資料:2012年度,除中影集團及華影公司外,按照票房收入衡量的前五名發行公司為華誼兄弟、光線影業、博納影業、美亞華天下及樂視影業(北京)有限公司。上影并不在其中。

  胡勁軍曾透露,目前,上海本土的專業影視發行團隊的主要渠道集中在長三角地區,沒有形成全國性的渠道和網絡,導致上海出品的電影只能依靠總部在北京的各發行公司實現全國營銷。而北京的中影、華夏兩家國有發行公司和在北京的幾家民營電影發行公司,占據了全國近90%的市場份額。

  “我們現在正在洽談引進一些有國際影響力的發行企業,以增強上海的發行能力。”彭奇志透露。

  在院線方面,榮躍明認為,上海過去的影院基礎較好,但布局已經差不多了,僅能在商業業態上作一些調整。

  “新七條”中明確提出:加強影院布局統籌和支持現有市區影院實行改造建設。

  引進行業領先企業,盤活和挖掘現有資源,提升放映空間之外,上海電影的發行放映是否還能走出一條新路?

  “上海的影院和銀幕數日益趨于飽和,現在更適合精耕細作。未來的發展趨向還是分眾市場。”石川對此有自己的看法。

  在他看來,上海的觀眾整體觀影素質較高,個性化也比較突出,因此應該滿足其多元化的觀影口味。

  2013年6月14日,上海4條院線、10家影院組成了“上海藝術電影聯盟”,目的是為觀眾發掘高質量藝術片,也為新銳藝術電影導演“入市”鋪路。

  石川對這個聯盟的發展和藝術片市場的前景非??春?。“如果上海能在全國率先形成分眾化市場,將對全國電影市場的導向起到示范作用。”石川說。

  “新七條”中也加入了“支持本市藝術電影放映、展映和活動”的內容。這也許預示著上海藝術電影放映的春天即將到來。

  所有政策中最靠譜的事

  知乎上有人發問:“為何上海影視行業遠遠不如北京,上海影視輝煌不再了?”在眾多的回答中,很多人都提到了上海企業人才辦公居住的高成本。“一個上海的燈光助理有時候都能拿到600~1000元一天,是北京的2倍。”網名為“陳兔蟲”的網友說。

  在彭奇志看來,面對這樣的劣勢,上海一方面要為企業和人才提供租金、稅收等優惠政策,更重要的是提升政府的服務質量。

  作為冬春(上海)影業的創始人,劉璇特別對本刊記者提到,在政府的服務意識和服務態度方面,“上海明顯優于北京”。冬春(上海)影業公司從注冊到電影項目的申報,政府都全程提供服務。

  在上海電影“新七條”中,關于建立和完善上海電影攝制服務體系的內容落地最為迅速。

  “新七條”頒布的第二天,上海市電影攝制服務中心(以下簡稱“服務中心”)正式掛牌成立。其主要職責是為各類主體來滬拍攝影視劇提供包括政策信息咨詢、政府溝通、拍攝協調等方面的服務,服務的內容有115項。

  這樣的機構設置在全國尚屬首例。導演張建亞將這個機構的成立評價為“所有政策中最靠譜的事”。

  徐崢指導的《港囧》在上海拍攝時曾想在陜西南路上的一個居民區取景,住戶們卻以擾民為由拒絕劇組進入。服務中心負責人于志慶陪著劇組工作人員在居民樓下等了一天,拎去的水果都被直接扔了出來。后來,于志慶找到街道辦事處,請他們一起出面協調,終于幫助劇組得到了拍攝許可。

  由服務中心制作的《上海影視制作服務手冊》每年更新一個版本,其中詳細羅列了上?,F有的各區縣取景拍攝地,包括專業的影視拍攝基地、旅游景點、都市地標性建筑、古鎮老街、文化場所的地理位置與聯絡方式。此外還有包括影視設備租賃、3D拍攝、后期特效、影片修復、影視翻譯等服務機構的具體信息和聯絡方式。

  運營兩年來,上海市電影攝制服務中心已完成了1000多起成功案例,服務過350多個影視劇組。

  據彭奇志介紹,其實,在上海,電影立項之初,政府就實施了精準定位服務。電影處成立了十幾個人組成的資深專家團隊,在影片立項時就免費幫助企業評估影片是否有市場價值,能否通過審查等。“專家的一兩個點子,往往能挽救上千萬元的成本。”在彭奇志看來,在電影立項上把好關,可以幫助企業盡可能地少冒風險。

  “我們的專家也會及時發現好的IP作品,評估其是否具備電影改編的基礎,并向相關企業進行推介。”彭奇志說。

 ?。ū究浾邉⒓谚瘜Ρ疚囊嘤胸暙I)

文章關鍵詞
上海影視制作
66扣百家乐赢钱公式